当前位置:首页 > 办公网 > 河科大新闻

【回望40年】牵着你的衣襟走过

发布单位:党委宣传部   |   2018年12月17日 18:40   |   人气指数:

编者按

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时间节点,回望我们的祖国:1978年,她打开一扇窗,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2018年,她将改革开放的累累硕果惠及到亿万中国人。宏观的社会变革与微观的个人命运总是彼此映衬、互相影响。40年的改革开放,让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也在亿万中国人心中留下鲜明的精神印记。近期,党委宣传部推出“回望40年”系列文章,以讲述我校师生的身边故事来纪念这一伟大变革。

□作者 周战书

时间过得真快!

转眼间,从部队回到河南老家整整30年了。30年来,我所供职的单位在改革开放、科教兴豫的大潮涌动中,由原来的洛阳工学院发展到今日的河南科技大学,成为涵盖11大学科门类、具有三级学位授权点的综合性大学。

学校校报的“洛神文艺副刊”专栏,常常刊登一些关于学校在改革开放中快速发展的文章。写那些文章的人,有的是学校以往的老领导,他们是学校创建与发展的操手或主导者,有着说不完的五味陈杂的经历与故事;有的是毕业留校的老教师,他们是教职工中土生土长的“坐地苗”,以母校情结的心绪参与学校的建设,深情地目睹着学校的细微变化与发展。

他们的故事无疑是推动学校快速发展的脉动,改革开放的舞台也让他们把自己的故事演绎得异彩纷呈。

我不是那些操手,在学校发展的流变中没有惊人之举。我也不是“坐地苗”,缺少母校情结,更没有那些让人感动的故事叙述。可我还是想说几句,想以一个高校发展成果的受益者,说说我这半道儿上闯进来的普通职员,“闯入”学校后的经历和感受与大家分享。

我是个“老转”,1987年底从部队转业来到洛阳工学院。按照我在部队的副营级职务不能留在洛阳市区。但在那几年,全国各地正在传颂老山前线的故事,我凭着参加老山防御作战二等战功的条件被留在市区并分配到了这所当时洛阳唯一一所部属本科大学。

一个漂泊的人,在役15年,随部队天南地北的调防不说,还赶上一场守土卫国的老山防御作战。作为军人,能在服役期间参加卫国作战,以最高的政治斗争形式为国家效力,的确是军人的荣幸。然而,战争毕竟是残酷的。我在南国边陲亚热带丛林地的阵地上一待就是半年,有的战友挂花了,有的战友致残了,有的战友牺牲了。我是个幸存者。幸存者的经历让我在战后的个人价值取向定位在淡泊名利、随遇而安这个基点上。洛阳工学院对我的接纳,让我这个希望轻而易举地实现了。我庆幸自己进了个好单位,虽然那时我才刚刚30岁出头。

我的确是幸运的。

俗话说,安居乐业。有房住而后愉快工作。就在我到学校上班一个多月后,就赶上一座新建住宅楼分配,学校给我分了一套两居室带独立厨卫的新房子。那时,这样的房子是学校科级干部和中级职称的教工才能分到的。按照当时规定,接收部队营职以下转业干部不安排职务,但在住房分配上学校保留了我的科级待遇,这是我来到学校后遇到的第一桩幸运事。

房子虽然只有三四十平米,已经使我这个辗转不停的漂泊者在学校找到了停泊的港湾。这让我由衷地感到满足。忽然就想起了齐白石老人,想起了白石老人的书斋名“寄萍堂”。萍有所寄,不再漂流。感慨之余,我便附庸风雅,给自己的书斋起名“遇庵”,告诫自己要随遇而安、常常约束自己的非分之心。

没有非分之心,却有非分之福。1995年,学校紧跟国家房改政策开建了第一座职工集资住宅楼,一年后,我便从三四十平米的两居室搬入90多平米的三室一厅一厨一卫集资房,居住面积一下子超过了只有80几平米的校级领导住房,成为住房改革政策的第一批受益者。

人说“好事成双”,我则是“接二连三”。2002年,河南省委、省政府在“科教兴豫”战略思想指导下,为优化全省高等教育结构布局,将洛阳工学院、洛阳医专、洛阳农专三个学校合并组建成立了河南科技大学。就在学校组建成立二年多一点的2005年1月26日,学校领导班子,以超人的胆识、亲民的思路,制定出台了新校区职工住宅建设方案,拉开了一次开建60座职工集资住宅楼建设的序幕。五年后,我又于2010年10月搬进了150多平米的四室两厅两卫的新房子。要知道,就在学校做出这批住宅建设方案的次年8月18日,国家建设部、监察部、国土资源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制止违规集资合作建房的通知》,一律停止审批党政机关集资合作建房项目。这个时间差,使得学校二千余户教职工有幸在学校具有前瞻性的决策下,赶上国家房改政策末班车,以成本价坐拥高档小区。

蓦然回首,从1987年底进入学校到2010年这22年间,我居然住了三套新房。搬进第三套新房那天是国庆节。朋友说搬家得选个好日子,我说就选国庆节,这天的日子最好,这天能安住咱们国家,难道安不住咱一个小家吗。

从一个漂泊者到日子安稳的高校公家人,我认真思考着该如何报答学校,决心以自己最大的能力为学校的发展兢兢业业工作。于是,在这30年里,我试着保持军人率真、坦诚的人品,坚持着守时、严谨、高效的工作作风,以“吃公家饭为公家干”这种最朴素的情感全身心投入到组织分配给我的每一项任务中去。

我的工作得到了组织的充分肯定。在高校这个知识分子成堆、管理人才成群的地方,我这个“老转”游走在学校纪检委、监察处、教务处、保卫处等单位部门之间,不断转换着角色,职务也从一般职员跻身学校中层干部的行列。回头看看,连我自己都吃惊不已。

学校是个“养人”的好地方。它养人以知识,养人以智慧,养人以品位,养人以德行。当你踏进大学大门那一刻起,便身不由己地被感染、被熏陶、乃至人格被同化。你的求知欲望被激活,你在这片纯净的土壤上,知识得以丰富,涵养得以滋润。你渐渐有了谦谦君子之风,举手投足,儒雅而绅士;谈吐不凡,博大而含蓄。

我就在这样的地方被养着。

在河南省委提出“加快构筑全国重要的文化高地”的宏伟目标指引下,学校高度重视文化建设,在素质教育中开设书画、摄影欣赏以及文学创作等任选课程。校报开设副刊专栏,刊登师生的文学、书画艺术作品。在这样的氛围里,我工作之余咬文嚼字,挥毫泼墨。徜徉在典籍的海洋里,聆听于艺术鉴赏的课堂上。这些年来,借助学校艺术讲座、书画展览以及校报文艺副刊这些平台,逐渐实现着我的蜕变,追逐着似乎遥不可及的艺术梦想。直到有一天,我惊喜地发现在通往艺术殿堂的人群里居然有了自己的身影:出版了随笔《救军粮——我的参战日记》,我的文学作品被收入《品文》《河洛散文百家》《苍生录》《楚天文学全国年度精品文粹》等书籍。我的书法作品在全国行业大报《书法报》上发表,两次入展河南省群众书法作品展并获奖。先后被河南省作家协会和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吸收为会员。

2014年5月16日我退休了。有感于风风火火42年的工作经历,当天晚上我写下了“粉墨蹈汤火,卸妆存壶冰。执家合泾渭,含饴雕龙虫”的诗句,表达了退休以后安心在家过着活活稀泥管家务,写写画画带孙儿的闲适生活的想法。然而,随着学校文化养老工作的蓬勃开展,我又走出家门,担任老年文学艺术协会的副会长,负责老年书画社的活动。整日与退下工作岗位的一帮老头老太“书画家”们笔墨交流,谈艺论道,忙得不亦乐乎。

常常听到一些老领导在回顾创业历程的感慨中说,单位就像自己的孩子,看着它降生、成长,倾注了他们的毕生心血。每每提起自己的单位,言语间透着深深的关爱、慰藉与自豪。而于我,没有这样的资格,但我有着别样的感受。我视学校为母亲,基本的衣食住行条件由她给予,充实的精神生活内容由她生发。我就像一个孩子,牵着母亲的衣襟一路走来,并相信,依仗着她,能继续平实地走下去。

在写完这篇拙文的时候,我想翻唱一句《烛光里的妈妈》的歌词作结:“虽然儿女已经长大,依然需要牵着您的衣襟走过春秋冬夏。”

作者简介:

周战书,男,1954年5月生,河南嵩县人,中共党员,河南科技大学退休职工,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1972年11月入伍,在陆军第一师服役15年,期间参加了老山对越防御作战,荣立二等战功。1987年12月转业到洛阳工学院,先后任纪检员、监察员、子弟小学校长、治安科长、河南科技大学教务处办公室主任、保卫处副处长等职务。

上一条黄河科技学院校长杨雪梅一行来我校访问交流
下一条学校召开2018年学风建设工作总结表彰大会



彩20彩票